您的位置:首页  »  兄妹爱~回到农场的家
我的妹妹贝茜和我在印第安那的一个农场上长大。

  我妹妹很漂亮。真的,她非常漂亮,事实上可以说她极其美丽!她有5英尺2高,100磅重,长长的金色的头发,蓝蓝的大眼睛。贝茜在学校里是啦啦队长。她让几乎所有见过她的男孩都为她倾倒。

  妹妹和我从来也没有玩过「医生游戏」或者「你让我看你的,我也让你看我的」之类的儿童性游戏。

  我们的父母是很保守的。在家里,讨论或提到跟「性」有关的话题都是禁止的。这种家庭气氛自然让我们兄妹俩不敢对「性」有任何探索。

  这并不是说我对「性」不感兴趣。事实上,那是我内心最骚动的时代。

  因为我不能与异性交往,所以我只能经常手淫。但我手淫的对象却永远是——我的妹妹——贝茜!

  虽然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妹妹的裸体。但是我却经常看到妹妹穿着游泳衣在家里附近的小溪里游泳,看到妹妹穿这短裤背心在家里跑来跑去。

  从这些支离破碎的印象中我逐渐凑起了妹妹完美的裸体形象。每当我玩我一个人的性游戏时,我的意淫的物件就是我妹妹那美丽的赤裸的身体。

  在我20岁,而妹妹19岁的那年,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看看妹妹的真实的裸体。

  那时,爸爸妈妈正在外面的谷仓干活,而妹妹正准备到浴室里洗澡。我看机不可失,便等妹妹一进浴室就跑了过去,弯下腰从钥匙孔往里看去。

    这时浴室门口的一块地板被我踩坏了,发出一声很大的声响。

  老天,希望妹妹没有听到。

  啊!显然妹妹没有在意,因为她开始揭开身上裹着的毛巾了。

  哦,我马上就可以看到妹妹那可爱的身体了!

  然而这个时刻没有到来!爸爸的吼声吓坏了我!爸爸到家里来找我时,抓住了正在偷看的我。

  我的父母在妹妹面前为我掩饰了过去,但是他们威胁我说:要是我再犯这样的错误就要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从此我再也不敢对妹妹动什麽歪念头,我甚至不敢正视妹妹的眼睛。而妹妹却好像什麽也没有感觉到,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待我。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和妹妹一直是普通的兄妹关系。我再也没有试图去偷窥自己的妹妹。

  妹妹和我都长大了。在我外出上大学後不久妹妹也离开家乡上了大学。

  当我们分别在各自的大学毕业後,我在洛杉机,妹妹在费拉德尔菲亚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我们渐渐的疏远了,也都很少回家。我们彼此间的联系只是我们偶尔通通信。

  我们两个都没有结婚。我不知道妹妹为什麽一直坚持单身,但是我自己一直对周围的女孩没有感觉。

  也许在我的心里要找的理想的女孩应该是像我妹妹一样,或者说应该是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跟我妹妹一模一样的女孩吧。

  我们兄妹虽然很久没有生活在一起了,但妹妹一直在我的心里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在我的性幻想中,主角仍然是妹妹的形象。她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女性的标准,是我所有淫梦的物件。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年,我能坚持到看见妹妹的毛巾落下的那一刻,我心目中的女性形象一定会更完美!

    最近,妈妈和爸爸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妹妹和我回到农场主持了他们的葬礼。他们被埋在农场附近的一个公墓里。

  我们卖掉了农场,但留下了我们住过的房子和附近的几英亩土地,因为那里保留了我们如此多的温馨的回忆。

  农场的土地增殖了许多,所以我们两人得到了很大的一笔收入。

  妹妹一直在业余时间坚持写作并且小有成就,已经在许多杂志上发表过文章了。

  她在拿到她的那一半钱以後决定辞掉工作专心写作。她认为我们农场的房子是她写作的最佳的场所。

  於是我在离开农场前帮妹妹把老房子整修了一遍,以便妹妹能有个舒适的生活环境。

  妹妹提出要付租金把属於我的那一部分租下来。

  我对她这个想法报以一阵大笑。我说只要她能让我在回农场看她的时候有个舒服的房间住,就算给我的那一半房子的租金了。

  离开农场後,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见过面,大概有好几个月吧。

  不过,我们经常通信,而我们的感情却在慢慢恢复,并且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每次妹妹的来信总是邀请我到农场去看看她,但是我却总是一点空都没有。

  最近我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可以喘口气了。我拿到了整整两个星期的假期。我决定回我农场的老屋子去度假。这样一方面可以彻底放松一下,还可以去看看妹妹。

  我在星期六的下午到达了农场。这是一个异常炎热的五月的日子,太阳底下的温度几乎达到了华氏80度。

  当我驱车进入老屋时,妹妹正在外面的花园里干活。她正弯着腰背对着我在修剪一些花。

  她穿着一条很短的运动短裤,那网眼状的上衣简直不能遮住她的胸罩。

  我震惊了,被这完美的女性的背影完全震摄住了!

  妹妹优美的肩膀下是那麽纤细的腰肢,细腰下那完美的弧线勾勒出她浑圆坚挺的臀部。她仍旧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那娇小玲珑的身样仍然好似我在读高中的时候一样。唯一变的地方是她的胸部;与高中时候比,那里似乎更大更丰满了。

  为什麽不能这样呢?我在心里念道:她是一个多麽成熟的女人啊,她只会越来越丰满美丽!

  看着妹妹,我的脑海里又泛起了少年时我们相处时的回忆。她仍然那麽美丽,依旧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的典型。所有我少年时的幻想在这一刹那喷薄而出!

  吉姆,你是不是因为贪恋你自己的妹妹,而坚守了三十四年的处男之身?

  我自怨自艾的想道。这些想法如闪电般的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时贝茜听到了我的汽车声,向我这里转过身来。

  啊!哪个男人会有一个像贝茜如此美丽的妹妹啊!

  确实,在妹妹那不到一百磅体重的身体上,她金黄色的头发梳成马尾披在背上,那条紧身的运动短裤紧紧包裹着她漂亮的臀部,那两半弧形的曲线依然是又圆又翘的,仍然是如同少女一般的迷人!

  当妹妹看到是我的时候,她的脸上浮现出微笑,紧接着是她抑制不住的开心的笑声。她从花园里向我跑来,扑向我张开的臂弯。她的冲劲是那麽大,以致於我几乎倒在汽车上。

  贝茜的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她的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胸膛,大腿也紧贴在我的下身上。

  立刻,我的反应是那麽的强烈,我的阳具马上膨胀起来!

  我的上帝啊!要是贝茜注意到,怎麽办?她会不会认为她的哥哥是个性变态,会对自己的妹妹硬起来?

  妹妹拉过我的头,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

  「吉姆,吉姆,你终於来看望你寂寞的小妹妹了!」她低声的诉说:「看着我,我多麽期盼着你,但是现在我却穿着肮脏的工作服,还满身的泥土!」「贝茜,不管你穿什麽,你依然是那麽的漂亮。」我在妹妹的耳边轻柔的说。

  对,她永远是美的。我心里想着,但是注意力却被妹妹乳罩里渐渐坚挺起来的乳头在我胸口的摩擦吸引过去了。

  「哥哥,你的嘴还是那麽甜。」妹妹说着,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我们不要站在这麽热的外面吧。拿着你的行李到屋子里去,里面凉快多了。」我打开车的行李厢,拿起我的手提箱跟着妹妹往屋子里走去。在妹妹身後仅仅一步的我,不由得被她充满魅力的背影所吸引!

  每当她迈开步子,那紧紧包在运动短裤里的坚挺圆翘的屁股就随之扭动!

  她被晒得黝黑发亮的大腿更是异常匀称美丽。我想要不是有大量的园艺工作和室外运动我的妹妹是不会有如此健美诱人的身材的!

  「你还是去住你过去的房间。」贝茜说道「我也是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

  爸爸妈妈的主卧室现在被我改成写作用的工作室了。来,我帮你开门。」我的房间还像我记忆中的一样:一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一个巨大的松木梳妆台,还有就是那张双人床了。

  我把行李箱里的衣物用品拿到床上,和妹妹一起整理好分别放到梳粧台的抽屉里和我的洗手间。

  就在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妹妹正在把我的那条内裤放到抽屉里去。奇怪的是她在轻轻的抚摸着我内裤的裆部,而且是前面的地方!

  当妹妹看到我在注意她的动作时,一丝红晕掠过她的脸颊。

  「嗨,男孩,你的衣服在箱子里都弄皱了。」她略带难为情的笑道。

  在整理好我的衣物後,贝茜把我的箱子放到洗手间,然後对我说:「你开了这麽长时间的车,应该很累了。你先在床上躺一会,我去冲个澡,洗洗身上的汗水和泥土。」她转身走了出去。我再次欣赏到妹妹那诱人的屁股和在她短裤那薄薄的织物下臀肉的迷人的扭动。

  我躺到床上踢掉鞋子,闭上眼睛开始放松自己。

  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我听到浴室的门关上、接着淋浴笼头开始喷洒的声音。这声音让我回忆起了我企图窥视贝茜淋浴的那次!

  记忆中妹妹那从身上飘落的毛巾、那逐渐显示在我眼前的洁白无瑕美玉般的身体,那所有的一切所构成的美丽的充满慾望的画面闪现在我眼前,在那麽多年以後依然让我的下身变得像岩石一般的坚硬!

  我也意识到,现在在我们的房子里只有我们兄妹俩,不会再有父母为他们看到的他们认为不妥的行为大声叫嚷呵斥了。在上次的失败这麽多年後,如果我再想偷窥妹妹的赤裸的美体,已经不会有人来阻止我了!

  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与思维,我跳下床沿着大厅向浴室走去。

  那个钥匙孔仍然在那里,通过它我能听到门後诱人的淋浴声。贝茜正在里面洗澡!我马上就能实现自己欣赏亲妹妹的美丽裸体的梦想了!

  水声停下了,浴室里浴室外都变得非常的静!

  妹妹一定不再冲洗了,我将能清晰地看到她还不断有水珠往下流淌的湿漉漉的裸体。

  我快步来到门口,弯下腰,准备往钥匙孔里窥视!

  没有任何的徵兆,地板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杂讯!就像许多年以前一样,这块浴室门前的木板发出的声响几乎可以震动整座房屋!

  天!那少年时的羞愧又再次充满了我!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擡头看看四周,似乎是父亲正在准备为此鞭打我!

  我知道妹妹一定听到了这声音,也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麽!

  我快步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倒在床上!

  我心怀侥幸的想:贝茜过去从来也没有和我说过以前发生的事,所以这次也许她也会忽略过去。

  几分钟後,门上传来一声轻轻的敲击:「吉姆?你在吗?」透过门传来妹妹像耳语一般轻的声音。

  「是,贝茜,你进来吧。」

  好的,既然被抓住了,那我就像一个男子汉一样的面对一切。

    贝茜慢慢推门走了进来。她就像多年前我通过钥匙孔偷窥到的一样,赤裸着,只是从胸口直到大腿根部包裹着一条毛巾!

  我有点不敢相信,但妹妹现在的样子确实比她少女时代的样子更迷人了。

  我对於自己这样看着妹妹的身体感到窘迫和害臊,但是对她的爱和渴望的感觉却无可抗拒的充满了我的全身!

  我等待着妹妹的生气、愤怒,但是在她的脸上却不像生气的样子。在她美丽的眼睛里没有气愤和厌恶,那双眼里有的是热烈与温柔,她的脸上充满了一种神奇的光彩。

  温柔的低语在我耳边响起:「哥哥,是你在浴室的钥匙孔里偷看我吗?」「我是去了,但是地板响了,我知道你一定听到了,这让我很惭愧,於是我回到了这里,还有我什麽都没有看到!」我结结巴巴的答道。

  「你确实想要看我的身体?在我们都是小孩的时候你想看我的身体,现在你依然要看吗?」她用那种少女的声音娇媚的问道。

  我所能做的只有低下兀的脑袋微微的点了点头。

  她一定是要确定我是不是一个这麽些年屡教不改的色情狂,然後她会赶走我,永远不让我回到这里了。

  「吉姆,我在你试着想要偷看我以前就听到了地板的声音。我已经准备要脱掉我的毛巾,让你看到你想要看的一切了,除非爸爸再来阻止这场表演。

  好了,现在父母不会有任何一个在我的周围了,哥哥,你可以看到你要看的一切了……」慢慢的,她松开了她毛巾在胸口的那个结,松开了身上的毛巾。她耸了耸身子让它落到地板上,用一种戏剧性的姿势站在那里,完全赤裸!

  我的呼吸在瞬间停止了!

  天,我的妹妹是如此令我震惊!

  她的胸部是这麽的高耸,她的乳头是那麽坚铤而上翘。而她纤美的体形使得它们显得更大。她的腰肢非常的纤细,大约不到24英寸。下面她的渐渐扩展开来的臀部丰满圆润,再加上她大腿中间那性的焦点,使她的体形是那麽的完美动人!

  不同於她笔直的金发,她的阴毛是暗色而鬈曲的,从她的那里向小腹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她的屁股美得超出了我的任何想像:坚挺,浑圆的屁股从大腿处向上延伸着一条紧紧的缝隙,当她在我面前转动她的娇躯,我能从她的股缝间看到前面的阴毛、和她湿漉漉的阴唇……我的阳具已经忍不住把我前面的裤子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她慢慢旋转着,来到我面前:「你喜欢我的身体吗?」她悄声的对我私语着,那双美丽的眼睛盯着我小腹下膨胀起来的地方。

  「贝茜,你是绝对的美丽!」我豁出去了。

  泪水在她的眼眶里转动,她的吻落在了我的整个脸上--我的前额、我的脸颊、我的鼻子……「哦,吉姆,我的哥哥,我一直认为你不在乎我。你知道为什麽我一直没有结婚?你知道我为什麽从来也不和男孩子约会?

  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能有你这麽温柔、体贴。没有一个男人够你的标准,所以我从来也下不了决心和其他男人交往!」「但是我只是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男人,」我说:「你为什麽如此特别的看待我?」「这跟看没有关系,那种感觉是要用心来体会的!」贝茜回答我。

  「哦,妹妹,我的感觉和你完全是一样的!我没有结婚的原因,也是为了你!我要的人要完全的像你,但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我想我的意思就是我只爱你一个,仅仅爱你!」「你也拥有我唯一的爱。」

  妹妹呢喃着躺到我身边的床上,我们的眼睛深情的凝视着对方!

  贝茜的手拉过我的头颅,再次的让我们的唇吻到了一起!她的唇在我的脸上,先是温柔的轻触我的唇,渐渐的她的吻开始越来越饥渴,越来越疯狂!她的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探寻着……我也打开牙关,与妹妹唇齿相亲。我们的舌头纠缠着,吮吸着彼此,探索着对方口腔里的每一处隐秘的所在!

  我们的眼睛紧闭着,我们的唇和我们的心却向对方敞开着交融着!

  我的男根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并且在毫不掩饰的蠢蠢欲动!

  妹妹的双臂紧紧缠绕着我的脖颈,她的身子也紧贴着我。所以我阳具的脉动使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我的猛烈的激情在渴望勃发!

  妹妹的身子往下移动了一点,把她小腹下的坟起贴紧我蠢动的慾望根源。

  接着,她开始一起一浮的挺动她的小腹,让她的私处顶着我裤子里的阳具不住的揉动,使我的激情越来越高涨。

  我发出一阵低吟,把我的手顺着她光滑赤裸的脊背往下抚摸下去!

  我的手抚过她纤细的腰肢,往下按上了她的臀部那两个浑圆的半球。我温柔的抚摸着妹妹屁股的两个半球,那里如我的幻想中的一样,坚挺圆润诱人。

  我的手指顺着屁股缝向下摸索。妹妹擡起她的一条腿搁到我的髋部,好让我探索她女性最隐秘的所在。

  妹妹的那里是那麽的光滑湿润。她的两腿间已经是爱液横流了。

  我的一根手指已经寻到了她的花唇,并且开始顺着缝隙来回的摩擦试探。

  当我的手指探入她炙热的性穴,探索到那天堂的路径,热吻中的妹妹的唇里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呻吟。

  这美丽的探险是多麽的成功,我的手指已经深入妹妹身体内最热的深处。

  她扭动着身子试图摆脱深入她体内的异物,但同时却又更紧的把私处偎向我的雄性。

  我的手指慢慢的抽离她紧窄的洞穴,向上移动着寻到她小小的阴蒂。我的指尖在她已经肿胀起来的阴蒂上轻轻的来回揉动。

  妹妹急促的喘息着夹紧了她的大腿,不让我在她敏感的地区肆虐。她停止和我的热吻,喘息着说:

  「哦,上帝啊,哥哥!别……别再弄了!现在你要让我来了,」她滚到床下:「现在是我坚持你身体的时候了。如果你的那里像我感觉中的那样伟大的话,那一定是个超级家夥了!」妹妹解开我的衬衣,把它扔到床下,接着来解我的皮带扣。在把我裤子的拉链拉到最下面的过程中,贝茜的双手一直按在我拉链下那鼓鼓囊囊的地方没有离开。她走到床脚,拉住我的两个裤脚管往下拖。

  我擡起我的屁股,让妹妹好拉掉我的裤子。紧接着,我的长裤也落到地上我的衬衫上。

  贝茜接着脱掉了我的袜子也扔到地上。她爬上了床,跨在我的腿上,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内裤顶端。

  「现在,让我来看看你这里,是不是像我梦里梦到的一样!」她喃喃的自语。

  当她的手放在我的内裤上企图往下脱的时候,她的手在颤抖!

  因为我的阳具胀得太大,顶着紧窄的内裤很难脱下来,贝茜不得不把我内裤撑到最大才从我的硕大的阴茎和睾丸上褪下来。

  当她拉下我内裤的一瞬间,我的阳具的从束缚中弹了出来。

  「哦……我的上帝啊!」她惊呼着,眼睛几乎不能从我7英寸大的阳具上离开。

  「它好壮观啊!我的梦里从来也没有想像到它有这麽好这麽大。」她喃喃的说着,伸出手爱抚着我的雄性器官。

  她挪动着她的手指,从我阴茎的棒身一直抚摸到我的睾丸的两个蛋。她的手指在我的阴毛与大腿中间来回爱抚着。

  我的龟头在她的爱抚下浑圆亮,从前面的小裂缝里分泌出的一丝淫液,随着我阴茎的跳动上下摆动。

  妹妹用两根手指夹着我的龟头,在上面画着圈圈。

  我在妹妹手指的爱抚下开始激动起来,不住的喘着粗气,屁股也条件反射的抽紧扭动……当妹妹完全脱掉我的内裤後,我们兄妹都完全赤裸了,完全向对方敞开一切!

  贝茜在我身边躺下,伸展开身体。我们面对面的躺着,彼此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她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哥,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而现在我更爱你了!」「我也爱你!妹妹。我一直斗争着,想要不爱你,但是没有用。你一直是我梦想的中心,而且我想从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爱你爱到现在!」我伸出手去环抱着她,把她紧紧的搂到我的怀里。我们的嘴唇再次在一场温柔的吻中紧紧交融在一起。

  不一会儿,温柔的吻开始激烈,我们的吻越来越饥渴。舌头在对方的嘴里探索交缠,我们不停的吮吸对方的唇。

  我的阳具在我们俩身体之间的扭动和摩擦中越来越硬。贝茜把腿缠到了我的身上,使我们更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我的阳具这时也顶到了她大腿根部那V字型的地方。它分开了她的阴唇,在向我妹的阴蒂作着亲密的问候。

  此时,妹妹抱我抱得更紧了,而且她的屁股也在不停的碾动。她的嘴张得大大的,一边喘着气一边不停的吮吸我的唇。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

  忽然妹妹推开我说:「我想要你完完全全的爱我!我想要你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做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想要你做的事!」「你还是处女?」

  「是的。」她害羞的说「我一直为了让你得到我,而一直守着我的处女。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贝茜,我也是一个处男。」我在妹妹的耳边悄声应道。

  「哦,哥哥,你是这样的英俊,这样的多情!为了你的处男身,我更加爱你!」贝茜推开我向後躺下:「我无法再等了!跟我做爱吧,哥哥。用我渴望已久的这种方式爱我……」我坐了起来,向下看着伸展着肢体的妹妹。她是如此的美丽,以致於我几乎不能克制自己的慾望。但是从小养成的保护妹妹的责任感,让我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考虑妹妹的安全:

  「我没有准备任何的保护措施。要是让你怀孕了这麽办?」「如果怀孕,我会将孩子生下来,那是我们的爱情结晶,我们将建立一个新的家……」她羞涩的微笑着说。

  我知道,妹妹爱我,就像我爱她一样的深。对妹妹的爱翻腾着,我喃喃的说:「啊,贝茜,我是多麽爱你!」爱怜的,我轻轻的在妹妹的唇上吻着。

  我的吻慢慢的来到妹妹的脖子、胸口,轻柔的吻到她的乳头。我的舌尖在她的乳头上划着圆圈,舔着她粉红色的乳晕。

  她紧张的拱起了背,嘴里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

  我的手指向下进入乐她金色的阴毛丛林,分开湿漉漉的毛发,搜寻着妹妹隐秘的缝隙,并且轻柔的爱抚着那里。

  妹妹的激情更加的勃发,滚烫的爱液不停的从她的缝隙中流下。

  在她腹股沟里游弋的手指轻轻的点着她勃起的阴蒂时,妹妹的身体漾起阵阵的颤抖,她的屁股也擡离了床铺,绷紧着划着快乐的圈圈。她轻柔的呻吟也不能抗拒快乐的侵袭,一声声越来越高。

  「哦……哦……上帝啊!吉姆,现在……现在……快,哥哥,快来吧,快干你的妹妹,把你那个插进我的身体!……」她呻吟着,把我拉倒在她身上。

  我快速的分开她的腿,趴到她中间。我的阳具抖动着,在她金色的丛林里顶着。

  她的屁股也在上下移动,寻找着我的阳具,那湿漉漉的阴毛摩擦着我的龟头。

  轻轻的,我把腰向前顶去,我闪亮的龟头分开了妹妹的阴唇,把它夹在里面。妹妹的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滑溜溜的。

  我用右手握着硬梆梆的阳具在妹妹的阴唇里逗弄,只在妹妹的阴道口微微的插一下就去用龟头摩擦她肿胀的阴蒂。

  贝茜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露出她满是阴毛的阴部,擡起屁股画着圈子来迎合我的阳具,试图把它套进她的深处。

  我还是在妹妹隐秘的洞口外探索摩擦,享受着我敏感的龟头与妹妹又湿又热的触碰的感觉。

  贝茜终於忍不住张开眼看着我,哀求着:「来吧,哥,快点!我已经受不了了!!!!」我慢慢压下我的屁股,把我的阳具慢慢的插入妹妹火热的阴道。我期待着她疼痛畏缩,甚至求饶,但当我的龟头戳破她的处女膜的时候,妹妹只是微微的皱着眉头。

  不久,我们完全交融了!我是她肉里的肉,她也是我肉里的肉!

  她皱着眉头,屏着呼吸,好久才发出一声很大的呻吟:「啊……」她伸手搂住我的头,把我的唇拉向她。我们保持着插入的姿势,开始乐又一次长吻,深深的吻!

  当我们分开时,妹妹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舔着,眼泪从她脸上流淌下来!

  她低声的说:

  「哦,哥哥,我们终於到这里了!你不知道我梦想了多少次!多麽好啊!

  真实的情形要比梦里的还要好千百倍!现在,跟你的妹妹做爱吧……用力的爱我!如果这是一个梦,我愿意永远不再醒来!」我慢慢的从妹妹的身体里抽出我的阳具,直到仅剩龟头在里面。然後我再次用力快速的插进去,一直插到她的花心!

  我舒畅的大声呻吟乐出来,而贝茜的呻吟也如美妙的音乐般的环绕着我:「哦……是……是的!哦哦……啊…啊……对!太……太好了……哥哥……」她不住的挺起屁股,把下身迎向我。我们的身体热烈的交合在一起。

  她擡起双腿缠在我的腰间,她的双手也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她的身体一会不让我抽出或不让我插进,一会她又默契的配合我的抽插!

  不久,我们就能嫺熟的配合了。当我插进的时候,她也用力的贴近我,我抽出的时候,她也後退!我在呻吟,她也如此!我快达到高潮了,她也一样!

  突然贝茜用力的拉紧我。她的臀部抽搐着剧烈的挺动,让我的阳具猛烈的撞击她的花心!

  她的头拚命的来回摆动,哭叫着:「哦……上帝啊!……我在这里……我来了……我……来了……啊啊……」然後我也达到了巅峰!我的阳具击在贝茜花心的深处,然後我激情的释放好像永无止境一般!我的视觉开始飘忽,从我腹股沟的深处向全身发散着几乎无可承受的美妙的快感!

  射出、射出、再射出!射进妹妹的深处,射满她的小穴,让我的精子和妹妹的卵子结合,让我的妹妹怀孕生下我们的爱情结晶,让我的精液溢出她的花穴!

  我们兄妹俩的身体都在颤动,我们都在急促的喘着粗气。

  渐渐的,我们的身体慢慢瘫软下来,紧紧的偎依着对方。我们张开眼睛,看着彼此的脸。我们的嘴唇再次交汇在一起,又一次长长的吻。那吻中的温柔是我们永远的爱!

  不需要说话,我们都知道我们从此今後的生活中再也不能缺少对方!

  
  【完】